<big id="6n4e6"><nobr id="6n4e6"></nobr></big>

<code id="6n4e6"><nobr id="6n4e6"></nobr></code>

<code id="6n4e6"><nobr id="6n4e6"><sub id="6n4e6"></sub></nobr></code><code id="6n4e6"></code>

  • <object id="6n4e6"><option id="6n4e6"><mark id="6n4e6"></mark></option></object>

    教師需要知道的5個關鍵詞

    時間:2015-03-28 16:35:00 編輯:信息中心 閱讀次數:

    新一輪學習革命,教師需要知道的5個關鍵詞!

    ?

    隨著在線教育的迅猛發展,網絡如同沖擊出版、新聞、商業等領域一樣,也沖擊學習領域。新一輪的學習革命,正在向我們走來。誠然,我們不能把“學習革命”僅僅理解為借助新技術向學習者提供更豐富的學習資源,這算不上“革命”,充其量只是一種改善,一種改良。標志學習革命的關鍵詞應有五個:自主學習、個性化學習、認知診斷、批判性思維和教育增值……


    自主學習


    很多年前聽過一個教育講座,一個澳大利亞的教師講:

    教了30年的物理課。第一個10年,我是‘教物理’;?第二個10年,我是‘教探索’;第三個10年,我不再是‘教’學生如何探索,而是‘支持學生自己去探索’?!?/span>

    “教師主導”的教育深深植根于中華文化傳統之中。為了跟上新一輪學習的學習革命,為了開發我國的人力資源,需要重新思考學習過程中教師的作用,需要更多地鼓勵學生依靠網絡的支持進行自主的探索性學習。把學生從“配角”變成“主角”,把曾經是主角的“教師”變成作為配角的“助學”。這樣,才能夠算“學習革命”。

    ?

    ?

    個性化學習

    ?

    伴隨工業化過程出現的現代學校,確實提高了教育的效率。由于教師職業資格制度的形成,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教育的質量。但是,付出的代價是學習過程中個性的喪失。

    學生們擁有不同的性別、成長經歷、生活環境以及智力和心理發展的水平,他們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并不是統一的教科書和統一的課堂教學可以滿足的。

    不同的學生需要借助不同的學習資料以不同的方式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來完善自己的人格,來發展自己的能力。尊重學生之間的個別差異,尊重學生的個性,這樣,才能夠算“學習革命”。

    ?

    ?

    認知診斷


    近幾年,認知診斷(cognitive diagnosis,常被簡稱為CD)是教育研究領域中的一個熱門話題,大量的博士、碩士研究生的學位論文將認知診斷作為研究課題。

    ?

    傳統的考試僅僅報告一個總分。獲得相同總分的人,可能具有不同的認知結構和過程。

    認知診斷研究將認知心理學和心理測量學結合,借助現代的統計方法和計算機技術,對學生的認知結構和認知過程進行個性化的診斷分析,向學生、教師提供更豐富的反饋信息,對進一步的學習和教學提出更具體、更有針對性的建議。認知診斷過程可以發現每個學習者的知識掌握狀況,發現每個學習者的認知結構,并提出補救建議。

    只有借助現代的統計工具、高速計算機和網絡環境,才可能根據每個考生在考試中的反應做出認知診斷。今天,已經發展出多種認知診斷的數學模型,包括規則空間模型、統一模型、融合模型、DINA模型、屬性層級模型,等等。


    根據認知診斷的觀點,考試不應僅僅提供一個籠統的“總分”,而應該進行描述性計分(descriptive scoring)。描述性記分的關鍵步驟是對測驗所要測量的能力進行特征(feature)定義,定義這種能力所具有的屬性(Attribute),詳細描述學習的進程,界定不同的認知模式和不同的問題解決路徑。借助網絡、測量技術和計算技術,向學生、教師提供及時的、有針對性的認知診斷服務,才能夠算“學習革命”。

    ?

    ?

    審辯式思維

    ?

    今天,人們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在評估一所學校時,應該更多地關注“產出(output)”。今天,人們更多地關注基于“產出”的教育評估。


    為了對“產出”進行評估,由520所公立大學組成的美國州立大學聯盟(American Association of Stat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AASCU)和公立大學聯盟(Association of Public andLand-grant Universities,APLU)共同推出了一個對高等教育進行評估的“自愿問責系統(Voluntary System of Accountability,VSA)”。在VSA中,定義了核心教育成果(Core Educational Outcomes),包含4個部分:

    • 審辯式思維 (Critical thinking)

    • 分析性推理 (Analytical reasoning)

    • 閱讀 (Reading)

    • 寫作 (Writing)

    隨著網絡的發展,獲取某種特定知識越來越容易。以往,為了查找某一個資料,我們可能要在圖書館中尋找許多天,今天,借助搜索引擎,我們可以信手拈來。今天,重要的已經不是對特定知識的記憶,不是向學生灌輸一些特定知識,而是發展學生的批判性思維能力。

    伴隨思考的深入,人們發現,對于一個理論、一個觀點、一個命題的論證,不是一個可能立即得到答案的實驗室研究,不是一場可以決出勝負的球賽。持有某種觀點的人完全將自己的論辯對手說服的情況很少,持有某種觀點的人將所有的論辯對手說服的情況也很少。

    目前,仍然還有一部分學校中廣泛流行的是形成于20世紀以前的“真理——謬誤”的簡單思維方式。這種思維方式把學習過程理解為一個學生學習和掌握“科學真理”的過程,理解為一個老師向學生傳授“科學真理”的過程。

    改變這種陳舊的學習方式,不再是簡單地向學生灌輸特定的結論,而是倡導研究性的學習,發展學生的批判性思維能力,使學習成為一個探索和發現的過程,而不僅僅是一個記憶和拷貝的過程。這樣,才能算是“學習革命”。

    教育增值

    ?

    近幾年,“增值(Value-added)”成為教育領域中的熱門話題。人們認識到,由于學生的原有基礎不同,僅僅根據一個學習階段的結業水平對學生、教師和學校進行評價是不合理的。相對于一個學習階段結束時的終結性評價,“增值評價”更重要。在學習中,需要更多地關注學生經過學習以后獲得了多大程度的進步和增值,需要關注教師和學校在幫助學生獲得增值方面所發揮的實際作用。


    在上面談到的美國兩個大學聯盟共同推廣的“自愿問責系統(VSA)”中,就包含一套關于“增值”的測試和計算方法。根據這種方法,在學生入學和畢業時向同一組學生進行一項反映“核心教育成果”的測試。通過計算兩次的成績差異,對學生的“增值”情況進行評價。

    增值固然是一種教育評價技術,更是一種學習理念。如果以學習的“增值”理念來審視今天的學校教育,不難發現,即使在一些辦學條件很好的學校中,增值效應也是很有限的。其實,早在半個多世紀以前,中國教育改革的一些先驅者就已經意識到“教育增值”的問題。其實,教育機關所關注的不僅僅是每個學生是否掌握了教學大綱中所規定的內容,而是關注是否每個學生都獲得了增值的機會。這樣,才能算是“學習革命”。

    來源:《中國大學教育》


    WWW.1139C.COM